您现在的位置:妙觉善缘_密宗开示_那若巴尊者教言_

那若巴尊者教言

谛诺巴和那诺巴的故事


从前,大智者那诺巴已得大成就后,有一次本尊告诉他:“你生生世世的上师是圣者谛诺巴,你应前往印度东方。”那诺巴尊者立即起程奔赴东方,但是不知道谛诺巴上师到底住在何处。问当地的人们,都说不认识,他又问:“那么在此地还有没有谁叫谛诺巴呢?”人们回答:“有个行乞为生的谛诺巴,人们称他乞丐谛诺巴。”那诺巴尊者心想:大成就者的行为是不定的,很可能就是他。于是又问:“乞丐谛诺巴住在哪里呢?”他们告诉他:“就在那边正冒出烟的破围墙内。”他前去(拜见)。谛诺巴尊者正坐在那里,面前放着一个装满了死鱼活鱼混杂的木盆,从中取出的每一条鱼都放在火上烤,然后享用,接着弹一响指。那诺巴上前顶礼请求摄受。谛诺巴尊者说;“你说什么,我是个乞丐呀!”那诺巴又再三诚挚请求,谛诺巴尊者才摄受了他。谛诺巴尊者并非是因饥饿未得到食物而杀鱼,而是因为那些鱼是不知取舍之处的恶业众生,他具有超度他们的能力,为使他们与他结上缘而享用鱼肉,之后将其神识引到清净刹土。

  谛诺巴尊者从此他无论到何处都带着那诺巴,一直未传法。

  一日,谛诺巴尊者带着那诺巴到了一座九层楼的楼顶上,说;“依照上师言教行持却不知有没有能从此楼顶跳下去的?”那诺巴想:这里没有其他人,这肯定是说给我自己的。于是他从楼顶纵身跳下,几乎粉身碎骨,受了无量的疼痛和痛苦。上师来问他;“痛吗?”他回答:“不但痛。而且简直成了尸体一样。”谛诺巴尊者做了加持后,他的身体恢复如初。上师又将他带到一处说:“那诺巴生火。”火生好后,上师将许多长长的竹竿涂满油放在火上烤,之后做成非常坚硬锐利的竹刺,“依照上师的言教行持也需要这样的苦行。”说罢便将这些竹刺插入那诺巴的手指和脚趾间,他身体的所有关节都僵直了,感受了无法忍受的痛苦。事后上师就到别的地方去了,几天后才回来取出那些竹刺。从伤口处流出许多血和脓水。谛诺巴尊者又做了加持后将其带走。

  一天,谛诺巴尊者说;“那诺巴,现在我肚子饿了,你去讨一些吃的吧。”那诺巴到了许多农夫正在吃饭的地方,讨回满满一托巴热气腾腾的稀粥,供养上师。谛诺巴尊者津津有味地享用着,显得十分欢喜。那诺巴心想:我以前跟随上师做了那么多事,从未见过上师象这次这么高兴,如果现在再去讨会不会还得到少许。于是他又带着托巴去了。那些农夫已经去干活了,剩下的粥还放在原地。他想现在我偷一点也没事,于是拿起便逃,但被那些农夫看到了。他们追赶上来逮住他,将他打得半死。他又受了无量的痛苦,不能站起来只好在原地躺几天,上师又来为他加持后带走了。

  一日,谛诺巴尊者说:“那诺巴,现在我需要许多财物,你去偷吧!”于是他到一位富翁家去行窃,结果被人察觉后逮住,又被打得死去活来。几天后,上师来到他面前问;“痛吗?”他如前回答(不但痛而且简直成了尸体一样)。上师作了加持后,又将他带走。

  这样的大苦行受了十二次,还有十二次小苦行,如此他前后共经历了二十四种苦行。所有的苦行圆满后,一天,谛诺巴尊者说:“那诺巴,你去打水来,我在这里生火。”那诺巴提水回来时,上师生完火后,便站起来,来到他面前,左手抓住那诺巴的喉窍说:“那诺巴,把头伸过来。”说罢,右手脱掉鞋子,拿起鞋便猛击他的额头,那诺巴骤然昏迷,失去知觉。苏醒之时,在他的相续中生起了上师心相续中所有的功德,师徒二人的意趣成为无二无别。

  这样,大智者那诺巴经历了二十四次苦行,实际上,因为是依照上师的教言,所以成了清净业障的方便,虽然形式上只是无意义的劳苦,好像无有一个是正法,即上师未曾宣说一句正法,弟子也未进行一次如顶礼等修持之善法,但因为直遇成就的上师后,不顾艰难困苦,遵照上师的言教行持,以清净业障之力便在相续中生起证悟的(智慧)。因此,所有的修法中再也没有超过依照上师言教行持的修法了。

  

  
点击数: 收藏本文】【打印文章